勇敢不是指不害怕,而意味着即使害怕也要勇往直前


2014-01-01

写标题的时候愣了一下,嘛,14年了呀。

昨天几个麻甩佬去西瓜少爷家打边炉。从天河闹市区坐公交往老城开去。下班小高峰,车水马龙,人行匆匆。我坐在最左后方,能看到全车的乘客。幸得夕阳无限好,金黄撒在人们身上。我没有看到某些文学里假期将至“人们急切回家的欣喜与焦急”,我看到的只是一如平日为生活奔走的疲劳。毕竟,节日只是人为规定的纪念日,而不是生活水平质的飞跃的里程碑。

吃完东西,看了场电影,出来已经过了12点。看的是某故事,只对其中一个场景印象比较深:地铁驶向了想要自杀的刘叔和想阻止他的成叔,刘叔掏出枪指向成叔,成叔有那么一刹那松开了手,向后退。我浅薄地理解为,人的本能,求生的本能,在根据道德和情理做出判断之前的人的本能。

我逐渐发现,很多人们习以为常的看起来很可靠的东西都不靠谱。只要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是人为规定,还是历史长河中积淀下来的,都敌不过本能和欲求。

我对新历年没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学生还是比较青睐用学年来划分。但要说2013这一年,收获不小。前半年的忙碌奔波为下半年截然不同的平静打下铺垫,让我那么知足。如果说体验的重心在下半年的大三生活,那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字就是:老。长辈们常说我们玩弄这个字,词乏如我找不到替代的字眼,“成熟”一类的词汇实在欠妥;另一方面不可否认样貌老了,心态也老了,这是一个自然过程,也是一个相对的状态。感慨了几年的毕业照和招聘会,已经站在黄线前等候。才发现简历的苍白无力,才感受到毕业的压力。终于在外面被小孩叫叔叔的时候,心里却多了一份坦然。弱冠之年,要接管自己的人生了,要承担责任义务了。

我生活的每一天里没有缺少过音乐,但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我忘了思考。思考像是在求知的路上摸爬滚打,而音乐则可治愈伤口,抚慰人心。于我而言,便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躲在安全舒适的温室,粉饰太平。经得住细胞分裂的痛楚,才配得上成长的欣慰。这一年去了不少地方,遇见不少人和事,庆幸的是逐渐找回了自我,也逐渐恢复思考。这里想特别谢谢《Legal High》,一部看似无厘头的打发吃饭时间的日剧,竟给我带来如此强烈的wallop.

大二的时候我去剪头发,和理发师聊天。他猜我是大二的,我问怎么看得出?他说我没有大一的稚嫩青涩,又没有大三大四的成熟世故。一线岗位的有心人,读人的能力想必都特别强吧。我能看见我这几年的变化,我也担心过这种变化,不久便意识到这种担心是无谓的。我发白日梦的内心还是很强大的,我固执倔强的能力还是很白日梦的。

认清这世界的丑陋之后,才会真正的爱上这个世界。
以上。

5moon
2014.01.01

五月殇生活志

     想找五月殇用PageCookery建立的微博?它已经搬迁到了这里

     下面是原来版本的截图,主题为五月殇制作:

     

 

      五月殇曾写过《用PageCookery微博打造个人信息中心》,导入Twitter Feed实现微博+Flickr+Last.Fm+Twitter+博客+嘀咕/叽歪+…整合的LifeStreaming。后来五月殇才发现Follow5可以实现包括Twitter等多种微博的同步。再后来,由于新浪微博在同学间的火热,不得不开始使用新浪微博。可惜新浪是半封闭的,只能导入不能导出,于是便用PageCookery作为主要发表平台,并同步新浪,再将PageCookery的Feed通过Feedburner发布功能同步到Twitter。以后新浪应是主要交流平台,Twitter作为阅读器,嘀咕用于和认识的日本大叔进行单线联系(日本地震后就很少联系了),follow5就停了,本来也只是用于同步。啊,回忆过去是饭否将我带入微博世界,现在却已经没有兴趣玩饭否了。可怜啊,要是没有XX,大概饭否已经发展到Twitter的规模了吧。

The Start Of Something New-2011

    高考已经过去近一周了。
    太平静。无论考前,考中,抑或考后。除了考数学时顿生紧张,确实太淡定了。不知道是真的麻木到没感觉了,还是自己已经无所谓到一个境界,抑或只是没有底。
    当然,自己有时也会想想,如果发挥失常会怎么样?考不到理想大学会怎么样?事实的确是我们考完便管不了分数。就像荻说的:

我走出这道城墙了 不管走的远不远 反正我走出了

     根据玉之前给我做的心理测试,我是“内疚狂”,就是会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反复纠结。
     就像今天去剪头发,我跟6号(我初中学号)理发师说不如做些改变?结果...自己有点难以接受,回家一直忐忑,现在心也不安。和另一个员工一直在聊。我说我一直比较保守。他说出到社会来了便要学会做出改变。是么?一番对话,他总嫌我声音小。我说我是文科班的,内向嘛。后来冲水时他说:“你好像把自己藏得很深...”太准了。但我从初中到现在已经改变很多了。

    高考很多事情要做呢。最近在忙班里的毕业纪念Lomo卡和纪念光盘。可惜同学们热心不够,照片迟迟未交齐,有些工作开展不了。
    前几天建立舞月社(5moon.net),用一个Wordpress做BSP,帮同学开博,也做自己的旧文存档。然后今天把主博(5moon.org)搬到了MT。Yculer很好人很有才,也很用心。那时候我说快高考没空续费,让他把我的套餐降级以延续到6月,他直接送了我半年。只不过有些因素不是人能控制的。对不起(内疚狂表现)。
    高考结束,房间收拾好了,主机搬家完毕,算是基本安顿了。希望能好好利用这个假期。

Weekly-9

       这次用Monthly也不为过啊。高三补课已经一个多月了。
       开始去的第一周补了8周。也许是带着对过去的愧疚,我相当平静,以致于很多童鞋嚷嚷回家时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志强说,这种没感觉叫冷静。
       还记得第一周的一个晚修地理老师突然检查我的练习册。虽然新讲的内容我都做了,但是前面很多是空白的啊。因为本身自己效率就低,而地理一讲完练习就一大堆,所以没赶上…我错了。然后整个晚上就惴惴不安。第三节课老师来了,只是夸了一下同桌,然后对我说,你练习做得太少了,要跟上。啊!那是一个痛哭流涕啊。

过去的不是就过眼云烟般过去了。那是现在完成时,过去发生的动作对现在产生影响的。历史的债就这样把你压垮,无声无息,说不得,怨不得。只得独自承受应有的罪罚。

      不过,像上一篇说的,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拥抱新生活才是关键。
      补课期间也算做到了吧。头两周感觉效率挺高的。后面有些下滑。但是每天都有去跑步,或者打球、踢球,这就够了。
     

       高三每周二晚都要看《新闻周刊》。回顾一周时事热点。非常遗憾,近几期都与灾难有关。众多的偶然似乎叙述着一个必然,那就是2012似乎真要发生大事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给人类的警醒,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是否真的关爱了地球母亲。有爱无敌。

       大姑转学了。很舍不得。这样的离别竟要提前一年感受。爱别离,求不得。哈哈,夸张了。祝福大姑!
      

        BTW,学业水平成绩终于出来了,不用挂念了,3A。我和娘亲说,船都是3A。爸就说,反正自己3A就行了。好像很有道理哈…最惨的是对面班一位3科84的童鞋啊!!!哈哈,小幸灾乐祸一下下。高三加油啊。

Weekly-6-25

           又是一晃而过的一周。

           先来关注一下省运会。这周刚到学校就被雷了——宿舍门外“整齐”站着大批人集体盒饭ing...原来他们是来自山东莱州中华武校的学生,这次过来参与开幕式表演,“寄居”在人去楼空的高三宿舍。那是一幅壮观。手机P下来了,用Laptop就不上图了。这山东孩子啊,年纪和我们相差无几。当然,有“老”有少。少的还没发育成“魁梧高大的山东大汉”,但肌肉还是块块的,可以撑起衣服来;况且千里迢迢从山东过来,大概也是有些真材实料的。





记者李家声 摄  来源:官网(本文省运影音来源均为官网huizhou.cn/2010)

        不过看这图....额,不能怪人家练得不好,是你抓拍得不好。恩,一定是这样的。

「阅读剩余部分」

Weekly-6-19

       小记一下。上了3天课,因会计师考试放一天。要是初高中还没分家,那中考又要放假了。

       忘记有没说,我们确定要参加7.3的省运会开幕式了。而与上次当填充观众不同,这次我们要当举牌的“背景”。也就意味着...1、会很累;2、不能上厕所;3、看不到节目。当然,这是个光荣的“政治任务”。像写信一般光荣。是的。为了宣传惠州省运,让更多人到惠州来,上面让我们“自愿”出1.2元购买特制宣传信封,让我们写信给外地的亲戚朋友,号召他们来惠州。这是个多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啊!但是,只要是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多么艰巨我们也不怕,昂起头,大步向前走,我们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远了。信封简洁精致,前面印着吉祥物“惠惠”,后面印着惠州简介。我们班作风“恶劣”,搞特殊化,要求寄去外省。于是我翻开了一本《少年文摘》,找到了页脚《少年笔友》一栏的信息,选中了一位上海的MM。对不起了,信中我也明确跟您讲了。您尽管当做SPAM吧。同桌猩猩写给他姐,但是——他忘了写收信人姓名!真是乌龙。陪他去办公室改的时候看到了信上地址很多有意思的写法,当然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童鞋的聪明才智。比如,乱写一个地址,但还真像,能把阿蛋之类的骗了(你什么意思!)。又比如,写“语文课代表 收”“班长 收”,哈,这样就不用写名字了。还有...“火星 326洞532坑XXX 收”。额,好像挺冷。

「阅读剩余部分」

Weekly-6-13

       这次内容太杂(哪次不杂),就不加小标题了。

       小高考终于结束,希望没有意外。我也正式迈入高三生活了。高考科目强度逐渐加大,我也渐渐抓紧起来。像上周还是做得不错的。寄宿学校注定了生活的规律,只不过规律也是有所不同的。有人说,人与人的区别在于工作、睡觉以外的那8小时。其实,对于我们这种每天工作13小时以上的非法童工,差别是出在这13小时上的。老爸总和我说,要抓紧,要抓紧啊。平时要有紧迫感,要形成一定的紧张度。我深谙这个道理,只是这么久以来放纵自己而已。我总觉得,现在并不需要如此神经质,要不像我们班的一些“问题少女”(就是一下课就围着老师问问题的女童鞋),早出晚归,中午一下课便冲饭堂,饭毕马不停蹄冲回教室,这种童鞋,到了高三不知道该怎么办。宿舍还是有勤人的,像改哥。因而早上也不敢赖床,一般在改哥之后起床。三点一线的生活很简单,但可以很充实。我在教室的时间应在我们班平均水平以上,差距就在于,别人去到教室一坐下便开始投入学习,而我?东摸西称后方可动笔。坚坚说得很对,学文科很容易发春。意思是,对着文科教材,你很容易就走神了。斌哥否认普遍认为的理科生思维活跃的观点,认为文科生活起来益是“天马行空”。Surely it is。但你得“活起来”啊。

       既然已经进入比较正常的轨迹,就不要老变轨了。从今天起确实不到一年了。实力是要展示出来的。不要忘了你的优势是如何被时间与惰性蚕食的。

      

「阅读剩余部分」

[存档]离不开的别离

         这是我混迹网涯多年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发一个帖子。正好电脑不能用就不写博客了。文字功底不扎实,正好发在口水区。很散,请见 谅。

        离不开的别离,我曾用之作为一篇博客的标题。这其实是棉花糖推荐我听的《我叫金三顺》的片尾曲的名字,却散发着独有的清香,令我无法忘怀。

        的确,离不开的别离啊!不到10天就要高考了,而高考结束,也意味着我们将迈入高三,将迎来最令人难忘的一年。太快了,高中两年就这样耗掉了,只是 因为太年轻啊。想起去年楼上的高三学长们毕业离去,独留黑漆漆的教室空对明月。当时我们在准备高一最后的考试——分班考。于是我时常会上楼,打开走廊灯, 捡一张散布在外的课桌,在走廊上复习。清静,不受人干扰。然而太安静也可怕。走廊灯黯淡的昏黄和着月亮冷清的朦胧,文字排着对似的钻入我的大脑。有时候孤 独也是催人上进的力量啊。实在恼了,就想想就要分别的同学,不知道大家要怎个大奔文理。一年时间我竟也动了情。还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一栋楼,为何这样不 舍?只是因为年轻吧。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