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不是指不害怕,而意味着即使害怕也要勇往直前


M | 2017-08-27

退 Bond 的 PDF 文件,加了密,不允许软件填写、签名,但是允许打印。把这个 PDF 打印(Microsoft Print to PDF)成一个新的 PDF 之后,所有的限制都不存在了。安全性何在呢?

「阅读剩余部分」

M | 2017-08-21

之前 Ubuntu 和 Win 10 双系统,Win 10 可以睡眠,Ubuntu 不行。Win 10 更新后,Win 上也无法睡眠了,一睡眠(合上盖子)再唤醒就显示出错必须重启。

在设备管理器中更新 Intel Management Engine Interface 后问题得以解决。

记昆州 Springbrook 夜寻荧火


夜入山寻光。未果,再寻。路问行者,谓之曰,「今夜无缘」。二度探寻而不至者,然幸不甘于所见,随异邦,行未行之道,终有所获。山沉水落,曲径通幽,荧光十数而动人。洞见,光敛,视止行迟而心豁。数步,繁星满萤,点缀昏惑。叹持之以恒,水滴石穿。美哉,心悦,经霓虹而曰:「箜笆媧。」

15年12月16日记。

2014-01-01

写标题的时候愣了一下,嘛,14年了呀。

昨天几个麻甩佬去西瓜少爷家打边炉。从天河闹市区坐公交往老城开去。下班小高峰,车水马龙,人行匆匆。我坐在最左后方,能看到全车的乘客。幸得夕阳无限好,金黄撒在人们身上。我没有看到某些文学里假期将至“人们急切回家的欣喜与焦急”,我看到的只是一如平日为生活奔走的疲劳。毕竟,节日只是人为规定的纪念日,而不是生活水平质的飞跃的里程碑。

吃完东西,看了场电影,出来已经过了12点。看的是某故事,只对其中一个场景印象比较深:地铁驶向了想要自杀的刘叔和想阻止他的成叔,刘叔掏出枪指向成叔,成叔有那么一刹那松开了手,向后退。我浅薄地理解为,人的本能,求生的本能,在根据道德和情理做出判断之前的人的本能。

我逐渐发现,很多人们习以为常的看起来很可靠的东西都不靠谱。只要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是人为规定,还是历史长河中积淀下来的,都敌不过本能和欲求。

我对新历年没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学生还是比较青睐用学年来划分。但要说2013这一年,收获不小。前半年的忙碌奔波为下半年截然不同的平静打下铺垫,让我那么知足。如果说体验的重心在下半年的大三生活,那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字就是:老。长辈们常说我们玩弄这个字,词乏如我找不到替代的字眼,“成熟”一类的词汇实在欠妥;另一方面不可否认样貌老了,心态也老了,这是一个自然过程,也是一个相对的状态。感慨了几年的毕业照和招聘会,已经站在黄线前等候。才发现简历的苍白无力,才感受到毕业的压力。终于在外面被小孩叫叔叔的时候,心里却多了一份坦然。弱冠之年,要接管自己的人生了,要承担责任义务了。

我生活的每一天里没有缺少过音乐,但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我忘了思考。思考像是在求知的路上摸爬滚打,而音乐则可治愈伤口,抚慰人心。于我而言,便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躲在安全舒适的温室,粉饰太平。经得住细胞分裂的痛楚,才配得上成长的欣慰。这一年去了不少地方,遇见不少人和事,庆幸的是逐渐找回了自我,也逐渐恢复思考。这里想特别谢谢《Legal High》,一部看似无厘头的打发吃饭时间的日剧,竟给我带来如此强烈的wallop.

大二的时候我去剪头发,和理发师聊天。他猜我是大二的,我问怎么看得出?他说我没有大一的稚嫩青涩,又没有大三大四的成熟世故。一线岗位的有心人,读人的能力想必都特别强吧。我能看见我这几年的变化,我也担心过这种变化,不久便意识到这种担心是无谓的。我发白日梦的内心还是很强大的,我固执倔强的能力还是很白日梦的。

认清这世界的丑陋之后,才会真正的爱上这个世界。
以上。

5moon
2014.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