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内容太杂(哪次不杂),就不加小标题了。


       小高考终于结束,希望没有意外。我也正式迈入高三生活了。高考科目强度逐渐加大,我也渐渐抓紧起来。像上周还是做得不错的。寄宿学校注定了生活的规律,只不过规律也是有所不同的。有人说,人与人的区别在于工作、睡觉以外的那8小时。其实,对于我们这种每天工作13小时以上的非法童工,差别是出在这13小时上的。老爸总和我说,要抓紧,要抓紧啊。平时要有紧迫感,要形成一定的紧张度。我深谙这个道理,只是这么久以来放纵自己而已。我总觉得,现在并不需要如此神经质,要不像我们班的一些“问题少女”(就是一下课就围着老师问问题的女童鞋),早出晚归,中午一下课便冲饭堂,饭毕马不停蹄冲回教室,这种童鞋,到了高三不知道该怎么办。宿舍还是有勤人的,像改哥。因而早上也不敢赖床,一般在改哥之后起床。三点一线的生活很简单,但可以很充实。我在教室的时间应在我们班平均水平以上,差距就在于,别人去到教室一坐下便开始投入学习,而我?东摸西称后方可动笔。坚坚说得很对,学文科很容易发春。意思是,对着文科教材,你很容易就走神了。斌哥否认普遍认为的理科生思维活跃的观点,认为文科生活起来益是“天马行空”。Surely it is。但你得“活起来”啊。

       既然已经进入比较正常的轨迹,就不要老变轨了。从今天起确实不到一年了。实力是要展示出来的。不要忘了你的优势是如何被时间与惰性蚕食的。

      


       和米的关系实在扑朔迷离。我觉得自己很人格分裂。自己冷静时便总想着对不起米,总想着怎么做出弥补,总想着怎么做才能让他比较好受,怎么做才不会伤害他;可当我真正面对他了,我却又总无法脱下有色眼镜,损他、hurt他、冷他。我知道这样他很难受,我却无法控制。能否单纯用“历史遗留问题”来解释呢?恐怕不能吧。但自从我从对米的新形象的高台坠下后我真的很难再建立新印象。真的很对不起。 我需要时间,我需要空间。至于米说的24班的强势文化,我身处其中,没有体会,但即使是事实,我一时间也无法接受。很抱歉。


       这部256M内存的烂手提真想一冲动格了它装个Ubuntu,真是龟速。现在没有那么多耐心耗了。


       世界杯啊。今晚看了荷兰2-0丹麦,第二个进球还不错,也发现了荷兰的两小妖人,很有前途。昨晚则是看了加纳那场,比较无趣。其实感觉今晚荷兰也没提出那种行云流水的华丽,有些遗憾。算了,知足吧,也算是看了3个进球了,就不看了。虽在小区里,这种氛围还是小赞的。比如一看到范佩西突入禁区,结果射门偏出,对面就传来巨大的叹惋的呼喊,这声波夹杂着男中音、女高音、激动遗憾以及中午剩在牙缝里的西红柿炒番茄的味道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颖量颖我爱你之势如破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势传入我久未打扫的耳朵。感觉就像在一起看球似的。


        声音还是练出来的。几次心情不好在宿舍发春飙歌喊破喉咙后现在能上的音比往昔高了。不然以我这种喜欢听欧美音乐的“低音王子”都不知道要唱什么歌...即便这样,我还是很少去唱K。纵然有K的冲动也好像找不到几首会唱的歌。会唱的吧?大概机器里也没有。总不能把《读你》《懂你》之类的搬出来吧?(不错哦~)


        表弟挺可爱的,神态挺像舅舅。


        多读点书吧。读书使人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