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不是指不害怕,而意味着即使害怕也要勇往直前


Weekly-6-19

       小记一下。上了3天课,因会计师考试放一天。要是初高中还没分家,那中考又要放假了。

       忘记有没说,我们确定要参加7.3的省运会开幕式了。而与上次当填充观众不同,这次我们要当举牌的“背景”。也就意味着...1、会很累;2、不能上厕所;3、看不到节目。当然,这是个光荣的“政治任务”。像写信一般光荣。是的。为了宣传惠州省运,让更多人到惠州来,上面让我们“自愿”出1.2元购买特制宣传信封,让我们写信给外地的亲戚朋友,号召他们来惠州。这是个多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啊!但是,只要是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多么艰巨我们也不怕,昂起头,大步向前走,我们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远了。信封简洁精致,前面印着吉祥物“惠惠”,后面印着惠州简介。我们班作风“恶劣”,搞特殊化,要求寄去外省。于是我翻开了一本《少年文摘》,找到了页脚《少年笔友》一栏的信息,选中了一位上海的MM。对不起了,信中我也明确跟您讲了。您尽管当做SPAM吧。同桌猩猩写给他姐,但是——他忘了写收信人姓名!真是乌龙。陪他去办公室改的时候看到了信上地址很多有意思的写法,当然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童鞋的聪明才智。比如,乱写一个地址,但还真像,能把阿蛋之类的骗了(你什么意思!)。又比如,写“语文课代表 收”“班长 收”,哈,这样就不用写名字了。还有...“火星 326洞532坑XXX 收”。额,好像挺冷。

「阅读剩余部分」

Weekly-6-13

       这次内容太杂(哪次不杂),就不加小标题了。

       小高考终于结束,希望没有意外。我也正式迈入高三生活了。高考科目强度逐渐加大,我也渐渐抓紧起来。像上周还是做得不错的。寄宿学校注定了生活的规律,只不过规律也是有所不同的。有人说,人与人的区别在于工作、睡觉以外的那8小时。其实,对于我们这种每天工作13小时以上的非法童工,差别是出在这13小时上的。老爸总和我说,要抓紧,要抓紧啊。平时要有紧迫感,要形成一定的紧张度。我深谙这个道理,只是这么久以来放纵自己而已。我总觉得,现在并不需要如此神经质,要不像我们班的一些“问题少女”(就是一下课就围着老师问问题的女童鞋),早出晚归,中午一下课便冲饭堂,饭毕马不停蹄冲回教室,这种童鞋,到了高三不知道该怎么办。宿舍还是有勤人的,像改哥。因而早上也不敢赖床,一般在改哥之后起床。三点一线的生活很简单,但可以很充实。我在教室的时间应在我们班平均水平以上,差距就在于,别人去到教室一坐下便开始投入学习,而我?东摸西称后方可动笔。坚坚说得很对,学文科很容易发春。意思是,对着文科教材,你很容易就走神了。斌哥否认普遍认为的理科生思维活跃的观点,认为文科生活起来益是“天马行空”。Surely it is。但你得“活起来”啊。

       既然已经进入比较正常的轨迹,就不要老变轨了。从今天起确实不到一年了。实力是要展示出来的。不要忘了你的优势是如何被时间与惰性蚕食的。

      

「阅读剩余部分」

[存档]离不开的别离

         这是我混迹网涯多年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发一个帖子。正好电脑不能用就不写博客了。文字功底不扎实,正好发在口水区。很散,请见 谅。

        离不开的别离,我曾用之作为一篇博客的标题。这其实是棉花糖推荐我听的《我叫金三顺》的片尾曲的名字,却散发着独有的清香,令我无法忘怀。

        的确,离不开的别离啊!不到10天就要高考了,而高考结束,也意味着我们将迈入高三,将迎来最令人难忘的一年。太快了,高中两年就这样耗掉了,只是 因为太年轻啊。想起去年楼上的高三学长们毕业离去,独留黑漆漆的教室空对明月。当时我们在准备高一最后的考试——分班考。于是我时常会上楼,打开走廊灯, 捡一张散布在外的课桌,在走廊上复习。清静,不受人干扰。然而太安静也可怕。走廊灯黯淡的昏黄和着月亮冷清的朦胧,文字排着对似的钻入我的大脑。有时候孤 独也是催人上进的力量啊。实在恼了,就想想就要分别的同学,不知道大家要怎个大奔文理。一年时间我竟也动了情。还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一栋楼,为何这样不 舍?只是因为年轻吧。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