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Kitty

上小学不记得多少年级的时候开始被要求记日记。低年级的时候写的当然就是著名的“小学生日记”(也许现在早熟的00后不会懂,累觉不爱);到了高年级,交给老师的那份已经总结出省力而讨好的套路,而如果自己有什么心里话,则会用另一个小本子记下来。但遗憾的是,初中以前并没有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倒是留下了几本作文集。

高中的时候,我在柜子里搜寻到一本手掌大小素面的工作簿,翻开一看,是以前的日记本。里面零星写下几篇日记,从小学到初中。聪明如我亦懒惰如我,早已在“日记”二字前为自己做好铺垫:“日记”。后来用了“ 月影 ”这个昵称后,又改成了“月记”。高中学业繁忙,又因住校,没什么消遣,于是开始写写东西,顺便也练练字。因而每次看书做题到烦躁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灵感突然降临的时候,遇到什么喜怒哀乐需要分享的时候,就会拿出小本子来写。高一高二写了一本,高二末补课至高考写了一本。以前本子还是容易被有心人看到,所以有时候对敏感词会加以和谐,以致于后面翻阅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所述何事。但大多数内容,读来仍是亲切而温暖,让人会心一笑。

上大学以来,觉得用数码产品的时间比较多,因而一开始是在PC端用eDiary发发牢骚,手机端用橙日记吐吐槽。也感谢eDiary让我在颓废的大学生活中也有了记录生活的冲动。后来的后来,用Wiz一统天下了,详情大概以后会讨论,大概吧。

强迫症: The Start of Something New

想写东西很久了,想着开一个Diary的类别,写个新主题,在首页不显示,只在Diary页面显示。于是乎,技术渣主题一日没写出来,东西也一篇没写。

我用过最多的一个标题就是《The Start of Something New》了,没有之一。因为每逢一个阶段结束迎来一个新开始,我都会用这个标题来写写小结和展望。我以为是我总是对过去和现在的自己不满意,总想着要改变,才会希望以一种比较正式的姿态和过去划分界线。有时候,还需要有一个信物作为标志。比如,开这个专栏需要新的主题,开始用GTD需要找到一个很完美的工具,等等。于是乎,现实中,未改变的情况总是占了大多数。我把这归结为一中强迫症,得治。

Unit

轻博客盛行的那个时候(人们总要把自己装得历经沧桑),我玩过一下 Tumblr 和 Lofter 。前者因为网络问题放弃了,后者感觉还不错,还抢注了几个喜欢的二级域名,但也没有坚持。这次重拾笔杆,也考虑过Lofter的,简单方便,发图不用另外上传到图床,免费,国内速度快。可我已经有了一个独立博客,还不加以珍惜,实在有愧于心。于是还是执行之前开新类别的想法好了。

Final Call

在听 Kitaro 的新专辑《Final Call》,呼吁人们关注全球性问题。保护地球,刻不容缓。不愧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