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不是指不害怕,而意味着即使害怕也要勇往直前


2014-01-01

写标题的时候愣了一下,嘛,14年了呀。

昨天几个麻甩佬去西瓜少爷家打边炉。从天河闹市区坐公交往老城开去。下班小高峰,车水马龙,人行匆匆。我坐在最左后方,能看到全车的乘客。幸得夕阳无限好,金黄撒在人们身上。我没有看到某些文学里假期将至“人们急切回家的欣喜与焦急”,我看到的只是一如平日为生活奔走的疲劳。毕竟,节日只是人为规定的纪念日,而不是生活水平质的飞跃的里程碑。

吃完东西,看了场电影,出来已经过了12点。看的是某故事,只对其中一个场景印象比较深:地铁驶向了想要自杀的刘叔和想阻止他的成叔,刘叔掏出枪指向成叔,成叔有那么一刹那松开了手,向后退。我浅薄地理解为,人的本能,求生的本能,在根据道德和情理做出判断之前的人的本能。

我逐渐发现,很多人们习以为常的看起来很可靠的东西都不靠谱。只要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是人为规定,还是历史长河中积淀下来的,都敌不过本能和欲求。

我对新历年没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学生还是比较青睐用学年来划分。但要说2013这一年,收获不小。前半年的忙碌奔波为下半年截然不同的平静打下铺垫,让我那么知足。如果说体验的重心在下半年的大三生活,那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字就是:老。长辈们常说我们玩弄这个字,词乏如我找不到替代的字眼,“成熟”一类的词汇实在欠妥;另一方面不可否认样貌老了,心态也老了,这是一个自然过程,也是一个相对的状态。感慨了几年的毕业照和招聘会,已经站在黄线前等候。才发现简历的苍白无力,才感受到毕业的压力。终于在外面被小孩叫叔叔的时候,心里却多了一份坦然。弱冠之年,要接管自己的人生了,要承担责任义务了。

我生活的每一天里没有缺少过音乐,但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我忘了思考。思考像是在求知的路上摸爬滚打,而音乐则可治愈伤口,抚慰人心。于我而言,便是在很长一段日子里,躲在安全舒适的温室,粉饰太平。经得住细胞分裂的痛楚,才配得上成长的欣慰。这一年去了不少地方,遇见不少人和事,庆幸的是逐渐找回了自我,也逐渐恢复思考。这里想特别谢谢《Legal High》,一部看似无厘头的打发吃饭时间的日剧,竟给我带来如此强烈的wallop.

大二的时候我去剪头发,和理发师聊天。他猜我是大二的,我问怎么看得出?他说我没有大一的稚嫩青涩,又没有大三大四的成熟世故。一线岗位的有心人,读人的能力想必都特别强吧。我能看见我这几年的变化,我也担心过这种变化,不久便意识到这种担心是无谓的。我发白日梦的内心还是很强大的,我固执倔强的能力还是很白日梦的。

认清这世界的丑陋之后,才会真正的爱上这个世界。
以上。

5moon
2014.01.01

尘埃落定

原来高考放假已经一个半月了。
原来我已经写过一篇The Start Of Something New 2011了。
颓了这么久,要开始做事了。毕竟,很多事情,已经尘埃落定。

我们班的高考录取基本结束了。3个北大,1个港大,2个复旦,1个人大,还有好多好多什么中大、暨大、中政大、天财、西政、广外、华师之类的。原来分数出来既小开心又纠结。小开心的是正常发挥不用去我最讨厌的广外(它很好,但我不知为何就是讨厌它);纠结的是学校还是专业?改哥开饭他们都说不介意这个。的确,现在的就业形势,专业对口的不多。但是如果对着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比如考古)4年,我觉得有些浪费。这是虚荣的选择。你什么学校啊?XX大。哦!高手高手!更何况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兴趣才有动力才会做出成绩。于是我向爸爸、阿婆很青睐的中大say goodbye,然后第一志愿报了暨大。专业方面,我不想从政、不想当公务员,于是剩下经济、新闻、语言、法律之类的。以前找黎明姐聊天,她问我想读什么,法律么?我说我本来从小挺喜欢法律,但是随着对社会了解的深入...黎明姐笑着接话:“看得太透了是吧。”我俩大笑起来。至于新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立起了如此浓厚的兴趣,以致于在我填志愿的过程中坚定不已地选择它。因为我对经济没什么感觉,特别像我这种数学不是很好的童鞋...但爸爸好像不甘心,让我冲个更高分的金融,于是我的专业顺序是:金融-新闻-国际经济与贸易-法学-广播电视新闻学-商务英语。
录取的日子终于到了。早上我被娘亲的大嗓门吵醒,然后就听到她和婆说我被暨大金融录取了...我的确shock到了...因为根本没想到前面的热门专业会取到。坑爹的投档线...今年广东院校大热,分数很高,如中大投档615,暨大608,而省外名校则很低,如厦大612,南开587!!!所以当初如果真报了中大,就真要读什么考古、图书、档案之类的了...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冲击外省名校。但如哥说的:

可以遗憾,但不能后悔

暨大也好。我原来以为大一大二要去珠海,原来是留在校本部的。令人惊奇的是,我的表妹和浩哥和我同专业...浩哥,真没想到你会报这个全英教学的金融啊..你一句“这个专业好啊”就又把我shock了。可怜了黄小蚊子,还以为又同学了》。。结果不同学院...BTW,据曹学长说,暨大很多外招的美女。。。好吧...我错了。暨大不用军训。很欠揍地说那我不是黑不了了...

高中生涯,真的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把传说中的让人又笑又哭的纪念簿做好就算完成使命了。

今晚把Blog装修了一下。要开启暑期计划了。
另外,本博客正式启用新名字:白墨青月。谢谢大家

还有,你懂的。
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