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定这个系列的名字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哪一个字可以像「追」一样,纵贯过去与未来,在时间的河流中恣意遨游。

汉典中对其解释为:

  1. 赶,紧跟着:~逐。~逼。~随。~光。~剿。~捕。~奔逐北。
  2. 回溯过去,补做过去的事:~溯。~悼。~加。~认。
  3. 竭力探求,寻求:~问。~寻。~究。~索。

即,「追」既可以表示回溯过去,又可以表示探寻未来。何其有趣的一个字。

我在《自我封闭不是孤独的艺术》中提过:

05~07年是我最叛逆、也是最内向的时候,于是我走进 IT 的新世界,浸淫在计算机的奇技淫巧之中。我因为一个绿色软件下载站,加入了一些技术群,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平日交流技术,解疑答惑,幸甚至哉;后来又自己开设了一个论坛,分享网事、各种好玩的软件。

实际上04年我上五年级时,《电脑爱好者》等杂志便为我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五年级的时候小学生中会用电脑查资料的并不多,于是尚不能自由使用电脑的我,通常借口找资料开电脑用5分钟找到并打印好课堂相关的资料(通常是班主任任教的语文课的相关资料,如作者介绍、文章背景等),然后用其余时间下载试用杂志上提到的各种新奇好玩的软件。一边享受班主任课堂上的好评,一边享受属于自己的乐趣,what a **tch.

那时候如果被用英语提问爱好是什么,我定当回答「 I like playing with the computer. 」这样骄傲的说辞是为了和那些「 play computer games 」(即我爸口中的「打游戏」)的小学生区别开来——虽然我也是小学生,但老子玩的不是游戏是软件!这样的说法还是我从我最喜欢的身高1米8脏辫长1米7的加拿大男外教那儿学来的。

那是我快速学习的黄金时期,通过折腾软件、系统和网站以非系统化的方式野蛮获取养分,构建了时至今日我对IT的认知与应用基础。于是乎家里联想奔三的品牌机就被我折腾坏了,自己组装了一台心心念念的速龙64。

我很庆幸自己出生在PC时代,会用 Ghost 安装番茄花园,让瑞星小狮子和流氓兔在桌面上玩耍,用 IceSword 查杀木马;还记得第一次联网的欣喜若狂,为7位数的QQ号挂机,在浩方平台约战 CS 1.5,还能自由地使用Google;用免费空间建立个人主页,搭建论坛与同好分享绿色软件,通过 Google AdSense 赚取第一桶金;还知道BB机和小灵通,还能在诺基亚6120上用自架服务器的 Opera 访问 Twitter,为 HTC G11 刷各种有趣的 ROM,跑遍市区寻找 WIFI 为一代 iPad 越狱……在感受当代辉煌产品的同时拥抱新事物,见证时代洪流下技术的演进。现在想起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心中仍能感受到一股暖流。

我无意书写发展史,只想用一系列文章聊聊我与这些软件、APP、网站甚至人的故事——这便是「追」。时光一往无前,这些软件、网站背后的不仅仅是代码,更是承载着时代记忆的真情。往者不可谏,但往者可以为鉴,或许还能对未来有所启发。